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点击获取验证码
王灿发:水污染防治紧迫 修法重在可操作
发布作者: 李卓谦    发布时间:2016-4-13    浏览次数:2641次   信息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确立水污染防治优先的基本原则;更加强调源头治理;在水污染防治法中,应该更加注重一些程序性的规定……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灿发为本报读者解读《水污染防治法》修订的相关问题。

    

  在刚刚闭幕的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在收到的5375件提案中,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提案有417件,占了总数的9.8%。委员们围绕加强大气、水、土壤污染治理、完善生态补偿机制等提出了提案和建议。而《水污染防治法》的修订也已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水环境治理再次成为热议的话题。

  就此,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灿发,解读《水污染防治法》修订的相关问题。

从遏制到改善 从协调到优先

  记者:您如何评价现行的《水污染防治法》?

  王灿发:现行的《水污染防治法》是2008年通过的,理念还比较新,适应了2008年之后经济高速发展阶段的需要。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水污染防治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许多江河黑臭水的情况很严重,污染物的类型也在变化。

  比如说原来的污染物主要是COD(Chemical Oxygen Demand,化学需氧量,以化学方法测量水样中需要被氧化的还原性物质的量)、BOD(Biochemical Oxygen Demand,生化需氧量或生化耗氧量,一般指五日生化学需氧量,表示水中有机物等需氧污染物质含量的一个综合指标),现在除了这些,主要还有氨氮、化学品等。特别是农村面源污染的防治到了一个关键时期,部分工业污染得到了控制,但是农村的面源污染,如石油、化肥、农药、畜禽养殖排出的废弃物等污染治理不力,导致了许多水域的严重污染。

  “十三五”规划中环境保护的目标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主要目标是遏制环境质量恶化的趋势,而“十三五”的主要目标是要从整体上改善环境质量,以往是局部改善,现在是整体改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水污染防治目标需要进行严格控制,提高标准,增多控制因素。

 

  记者:您认为最需要修改的地方在哪?修改的重点是什么?

  王灿发:首先是确立水污染防治优先的基本原则,以往强调协调防治,水污染防治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现在应该确立环境优先的原则,当水污染防治与经济社会发展发生冲突的时候,要把提高水环境质量放到重要位置。

  其次,在许多方面的措施要更加具体化,更具有可操作性。一要把政府在水污染防治方面的责任具体化,现行法律规定由地方人民政府对本辖区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到底怎么负责,往往没有具体规定。

  二要更加强调源头治理,大投入建设污水处理厂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要解决问题必须要从源头来治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各方面提供条件鼓励清洁生产的企业发展。

  三是要加强流域治理,上下游之间污染和发展的矛盾可以生态补偿的方式来解决,但一直没有特别具体的措施。

  四是要把饮用水源保护作为重点,制定更加有可实时性的措施。

  另外,还要加强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尤其是在公众监督当中对于水环境保护公益诉讼的规定。现在环保社会组织只能提起民事诉讼,这个范围扩大至可以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从公益诉讼的本意上来说,行政公益诉讼要比民事公益诉讼更有作用,它可以监督政府部门执法,更有利于监督。

  现行法规对于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和对象范围规定也比较严格,比如必须是辖区内市民政部门登记的环保组织,有5年公益经历的门槛规定。这个固定应该适当放松,从环境保护法试行的情况来看,并没有那么多环保组织提起公益诉讼,没有发生公益诉讼的井喷式爆发,不会发生滥诉现象。 

  法律能不能得到执行和遵守,不能只看实体的规定,关键还要看程序。在水污染防治法中,应该更加注重一些程序性的规定。法律规定了实体性的权益和义务条款,那么怎么让这些义务和条款得到实施,应该加强这种程序性规定,增加程序性规范。

看不见难治理

治污面临两大短板

  记者:您对当前我国的水污染现状有何看法?

  王灿发:目前水污染已经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甚至比空气污染还要严重。空气污染看得见,但是江河污染物老百姓不了解,尤其是对地下水的污染更加不了解,而且地下水的污染是非常难治理的,有些甚至无法治理,所以说水污染治理的形势比大气污染更加严峻。

  记者:您认为水污染防治的关键是什么?

  王灿发:水污染主要是由于排放的污染物太多,远远超过了我们的环境容量,必须大力消减排污量。另外,我们污水处理厂标准很低,处理达标之后的水质等于五类水,也就是说经过处理的水排到河里去还是污水。北京市把污水处理厂的标准提高了一级,达到四类水质,那全国能不能也施行这种措施呢?

  同时还要减少或者避免水环境污染的风险,这种风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化工企业的生产或者危险化学品运输造成的。我们的大江大河旁边建了许多化工厂,对于这些企业应该有严格的监管,对不合格的应该进行清理。 应该建立起健全的水环境安全管理机制,不能“九龙治水,九龙都不管”,要有统一的监管部门,让每一个部门的职责都分明,责任要具体。

  记者:您认为治污还需要补齐哪些“短板”?

  王灿发:水污染防治要去的短板,一个是污染防治的财政投入。现在我们对于污染的防治,对于环境的保护投入比例仍然偏低。像我们这样的国家,经济发展这么快,环保的投入应该达到GDP的3.0%左右才有所改善,而达到GDP的2.0%只能维持现状,这是专家研究的结果。而现在我们的环保投入一直没有达到2.0%,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环境得到持续的改善,是很难实现的。

  再一个短板就是水环境信息的公开,我们前段时间做了一个环保法实施情况的研究,其中对于信息公开制度进行了调研,发现空气质量信息公开的比较好,但是水环境质量信息公开的不够。在这一方面,为了让公众参与监督,就应该把水环境信息公开的制度进一步健全起来。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