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点击获取验证码
衡东血铅案,庭前听证到底听了啥?
发布作者: 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发布时间:2016-12-22    浏览次数:2244次   信息来源:

   
今天是12月21日,冬至,大伙吃饺子热闹的好日子。 这也是湖南衡东县大浦镇血铅儿童家长热闹的日子。今天终于盼来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召唤”,不是开庭,是庭前听证。


衡东血铅案,一直以来受到众多环保志愿者的关注,今天上午9点钟开始,上诉人5名血铅家长出席,代理律师戴部长,以及旁听志愿者9位,早早坐好位置,而被上诉方,仅仅来了一位美仑化工公司法律代理人,还迟到10多分钟。这代理律师的态度~~


案件的背景在上一篇文章《聚焦 | 衡东血铅案,走到了湖南高院》交代了,此次庭前听证,实际上是法官听取双方的意见,询问一些问题,并不会现场做出判决。


根据衡东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13名原告中,只有血铅含量超过250ug/L(中度铅中毒)的两人获得赔偿,其中易某某为140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交通、陪护、伙食补助、护理费共计4068元),黄某某1230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交通、陪护、伙食补助、护理费共计2304元)。其余11名血铅含量虽然超标,但未达到中毒程度的原告的诉求未获支持。原告诉求中的后续医疗费用和健康危害费,法院亦不予支持。


衡阳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听证开始,首先,是上诉方戴律师陈述上诉要求;其二是被上诉方陈述依据。然后是审判长询问双方,整个过程两小时便结束。在本案的一审和二审,我并未参与,这一次旁听,到时有了不少收获和亮点,也回到了一直以来的几个疑问,尤其是从被上诉方的口中得到一些信息。


自从血铅案件爆发后,美伦化工被迫停产,据原告说法,偶尔看到厂子里面有生产,门口进出有工人。那么企业到底有没有再生产呢?


被上诉代理人告诉我们答案:“2015年上半年,美仑化工公司搬迁到衡阳市里的一个工业园里。在此之前到案件爆发的近一年里,企业确实停止了含铅的生产线,断断续续有含锌作业。” (这些信息,还是在现场与美仑化工法人电话沟通而来)



企业不知道铅锌属于伴生矿石吗?在冶炼制作锌相关材料时候,原料是不纯的锌,也会含有铅。难道现在使用材料是纯锌粉?而纯锌粉的纯度能达到100%吗?显然不会。


治疗血铅儿童的第一条准则是:脱离含铅污染源。马路对面的美仑化工,断断续续还在生产,让这些儿童如何恢复呢?其中证据就有血铅儿童易某某在今年3月23日的血铅化验单上显示135ug/L,仍然超标。


交代一下,被上诉方的基本态度是,认可一审、二审判决书的内容,即承认环境侵权事实,承担90%的责任,愿意赔偿支付易某某、黄某某共2万余等内容。


一直以来,我调查过的几个血铅儿童爆发事件,事情一爆发,有的政府就会去做救助工作,比如发放牛奶,去组织血铅中毒儿童住院,那么,这些经费哪里来呢?


“衡东县政府发牛奶,药品等费用,是否是美仑化工企业出的经费呢?”审判长问被上诉方。


在衡东血铅案中,被告为美仑化工企业,污染事实已经判定。被上诉代理律师是这样说的:“目前企业是没有出这笔经费的。企业是愿意承担这些赔偿费用的,现在由政府垫付,并由政府向企业追偿,现在是政府把企业的款项,结算扣账的形式。”


政府追偿?结算扣账?2014年爆发的血铅污染案,现在近两年过去了,都没有来算算这笔账目吗?难道是因为衡东县政府不来主动追偿吗?政府当然不敢来追偿,他们是企业的保护伞,出事了帮企业顶着,因为当初交了很多税呀。



美仑化工就不能主动来问问政府:“到目前为止,给大浦镇的血铅儿童花了多少钱?我们来出。” 当然不会了。审判长说的很好,企业理应该做社会企业责任,而这是污染事实,造成的人身健康伤害,不更应该主动来承担么?


如果美仑化工公司有这等觉悟,我想,大浦镇上的血铅原告们也不会走到省高院,也不会从一审53人到现在7人,更不会出现企业带人跟踪原告家长,以花钱买命的恐吓黑社会方式来阻止上诉了。


原告把企业当成“敌人”,更是因为企业是先把污染受害者当成“敌人”了。企业不愿出门,邀请政府为中间人,来化解中间的矛盾,赔偿、安抚,这才是社会主义新中国啊!


原文视频观看《血铅困境:该如何证明孩子被污染?》(时长1分钟)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