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点击获取验证码
深度报道:福建环境污染索赔大案背后的故事
发布作者: 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发布时间:2005-4-10    浏览次数:875次   信息来源:

最近,我省屏南县的一千六百多名村民,正在打一场官司,被告是当地的一家生产企业,这家企业是目前亚洲最大的氯酸钾生产基地,村民告状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企业给当地造成了污染,屏南县是我们福建省最贫困的地区之一,10多年前,这家企业从福州搬迁到屏南县的时候,被当地认为是一件大喜事,大好事,还被称为堪称典范的扶贫项目。一个这样的项目为什么会引来全省最大的一起环境污染索赔案呢?

     “屏南屏南,又贫又难”,这段顺口溜形象地反映出当时屏南县的闭塞与落后。1992年,因为福州电价很高,用电大户国家二级企业福州第一化工厂计划将高耗能的氯酸钾产品的生产向能源丰富、电价较低的山区转移。屏南县凭借当地丰富的水电资源和积极的引资政策吸引了福州一化。
    
    福州一化在屏南投资的榕屏化工厂投资8800万元,从1994年投产到2000年底,累计实现总产值29366万元,目前,榕屏化工厂资产已达4个亿,年利润达1800多万元。工厂的红火给贫穷的屏南县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村民的生活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屏南县副县长 林如屏:引进这个项目以后,按照这几年的情况呢,可以为我们地方财政提供税利大概1000万左右吧,安排劳动力就业大概300余人,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带动相关的一些业、运输业、服务业的发展。
     
    就在工厂迅速发展的同时,工厂周围的村民们发现他们的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村民 宋泽珠:这段时间它没有生产,比如说它很少生产,菜种得很漂亮;如果它一生产,雨一下,菜全部都死掉了。
    
    村民 宋林送:你看,这个叶,一点一点,表面看是有一点青青的,实际上里面开始坏了,再过几天,雨一下就坏掉了。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榕屏化工厂对面溪坪村的一个小山坡上,看到连绵的山峰一片焦黄,杉木和毛竹已经枯死,山上没有昆虫,没有飞鸟。村民们说,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旁边的榕屏化工厂。 
    
    当地村民 张长建:到1999年8月第二期工程建成投产,那时候产量增加了2倍多,对山上的植被什么那是非常严重的(破坏),范围有5公里的范围,山上树木全部都黄掉了,全部都枯死了。
    
    当地村民 宋林送:你这个厂一建在这里,根本种不来(农作物),现在怎么办?不知道!) 
     
    受污染影响的不仅仅是农作物和山林。村民张长建在溪坪村开个体诊所,他说,工厂的废气中含有氯气和二氧化硫,严重的时候村里大人小孩都觉得头疼、恶心,工厂还经常排出黑、红、黄、绿几种颜色的臭水,从1994年开始,每年部队来村里征兵没有一个体检合格的。为了弄清榕屏化工厂的排污情况,溪坪村民曾从该厂的排污口中进行过污水取样,送到福建省监测站进行监测。在这次检测中,榕屏化工厂排污口排出污水的六价铬含量超过国家标准30倍。 
    
    当地村民 宋泽珠:这近几年来(1998年到现在)很多人都是讲经常说头痛啊、肚子痛啊,有的人说身体很不好了之类。 
     
    村民们告诉记者,榕屏化工厂从1994年投产至今,已经11年,而溪坪村民和厂方就污染问题交涉了整整9年。2003年榕屏化工厂投资了580多万元用于环保设施的配套,安装了3台尾气吸收塔,在废水排放口安装了在线监测设备。 
     
    屏南县环境保护局局长 薛承丰:从我们去年环保局监测站监测情况来看,我们去年给它总共监测160多起,目前来说都没有发现他有超标现象。
     
    但溪坪村的村民们并不赞同环保部门的说法。他们说,每次上级环保部门来检查,厂里总是能事先得到消息,每到这时候,工厂的废气没有了,排出的水也变清了,但检查组一走,一切又是老样子。至于废渣,厂方用拖拉机拉到后山里倒掉,根本没经过处理。2005年3月17日,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找到了化工厂堆放废渣的地方,五颜六色的废渣被随意倒在山坳中,废渣的周围没有任何防雨、防漏、防渗的环保措施。据村民介绍,他们找福建省环保部门检测过,废渣中含有毒的重金属六价铬。 
    
    村民 宋泽珠 : 反正它那边就是比如说有人来了,它就可能可以停止生产之类,如果说没有人来它反正又继续开始生产。
     
    对于工厂的污染问题,村民们多次向当地政府部门反映,但是问题一直得不到妥善解决。2004年9月,1634名村民联名向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集体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榕屏化工厂停止对他们生活环境的污染侵害,并赔偿他们精神健康损失费每人每月100元,赔偿经济作物损失总计1000多万元,该案件成为迄今为止福建省最大的环境污染索赔案。2005年1月24日,宁德市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由于双方在赔偿数额上分歧很大,法院没有做出最终判决。
(fjcupl)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