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点击获取验证码
四条款将为环境诉讼提供更多法律依据
发布作者: 王灿发    发布时间:2005-1-17    浏览次数:730次   信息来源:

在《简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关于民事条款的规定(上)》中,我们回顾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案中4个关于环境纠纷解决和环境民事法律责任条款的修改和增订过程,这4个条款的突破和影响主要表现在: 
  一是它第一次将“恢复原状”作为环境民事法律责任之一,更加符合环境法律责任的特点。以前的环境法律对造成环境污染危害者仅规定了让其承担排除危害、赔偿损失的责任,而不要求其承担恢复原状的责任。绝大多数的污染者造成污染危害后,仅仅对受害者赔偿一点损失,而造成的环境污染照样存在,比如被污染的水体、土地仍然无法使用。修订后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造成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应当排除危害,依法赔偿损失,并采取措施恢复环境原状。” 
  这种规定是对污染者的一种更加严格的要求,它更加符合环境法律的本质要求和特点。 
  二是它将“受害人”一词第一次引入污染防治法,确立了污染受害者的法律地位。虽然在环境污染事故中有许多污染和公害的受害人,但我国以前的环境立法中从来没有出现“受害人” 
  这一名词。修订后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在第84条中规定"国家鼓励法律服务机构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诉讼中的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它不仅使得污染受害者的弱者地位受到重视,而且也为污染受害者今后更有可能提起环境诉讼提供了法律基础。法律之所以做出这一规定,是因为许多污染受害者缺乏环境法律知识,特别是在受到污染危害后往往因经济特别困难而无法委托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法律援助,可以使更多的污染受害者走上法庭,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环境权利,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社会不安定因素,并对污染者形成一定压力,促使其自觉遵守环境法律、法规的规定。 
  三是它明确了在环境诉讼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并实行因果关系推定制度。虽然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的学者就已经提出在环境诉讼中应当实行被告举证制和因果关系推定,但在相关环境法律、《民法通则》和《民事诉讼法》中都没有得到确认,只有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涉及到了这一问题。由于法律没有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在实践中往往不能得到很好地执行,造成了许多法院的判决往往以原告人不能举证证明排污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为由判决污染受害者败诉。《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86条关于"因固体废物污染环境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在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诉讼中,如果排污者不能举证证明其可以依法免责或者不能证明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他就必须承担污染损害赔偿责任。这一规定将使污染受害者更容易地在诉讼中获得胜诉判决。 
  四是明确了环境监测机构接受委托监测并提供监测报告的义务。在环境诉讼中经常遇到污染受害者为了取得污染事实存在的证据而委托环境监测机构监测的情况。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有些环境监测机构往往拒绝接受委托,使得污染受害者难以取得污染证据,特别在排污者是当地的利税大户而受当地政府袒护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在第87条做出了有针对性的规定:"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损害赔偿责任和赔偿金额的纠纷,当事人可以委托环境监测机构提供监测数据。环境监测机构应当接受委托,如实提供有关监测数据。"也就是说,接受委托进行监测并如实提供监测数据,是环境监测机构的一项义务,是必须履行的。这里之所以加上"如实"二字,是防止一些监测机构在为受害者提供监测数据时故意不监测超标因子、故意在不满负荷运行时监测或篡改监测数据的情况发生。如果监测机构不"如实" 
  提供监测数据,就应当承担弄虚作假的法律责任。 
  尽管《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在环境民事条款的规定上比过去的立法有了重大突破,但这仍然是初步的,它与环境纠纷解决的实际需要之间仍有相当差距,比如在起诉人资格的扩大上、在诉讼费用的减免上、在共同致害人连带责任的承担上、在环境民事损害赔偿的执行上、在精神损害的赔偿和损失评估鉴定等方面都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问题。我们期待今后我国的环境立法中民事内容的规定能比《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更进一步。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fjcupl)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