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点击获取验证码
简单污染案 为何变复杂
发布作者: 刘绍仁    发布时间:2001-3-31    浏览次数:1138次   信息来源:中国环境报

日前,北京市房山区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了该区坨里镇坨里村27户居民诉北京市地方煤炭开发经营公司环境污染案。 
  1988年北京市地方煤炭开发经营公司在房山区坨里镇坨里村设运销站,进行出口煤炭筛选加工及运输业务。据原告代表人陈景才称:1991年运销站扩建,其扩建的站区离旁边的居民住宅只有五六米的距离,该站在无任何防治污染设备及防治污染措施的情况下,筛选设备经常昼夜工作,且每日早、中、晚3次运煤,尤其是晚上,经常有70吨以上的重型煤车通过。常年如此,对周围的住户造成噪声、粉尘污染。自1991年以来,当地空气中煤尘污染严重,居民平日不能开窗户,甚至还要用多层塑料布封挡窗户,尽管如此还是挡不了煤尘的侵入。每天早上起来,居民的桌子上都布满了煤灰,衣服无法外晾,严重地影响了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和身心健康。近年来,当地居民的身体免疫力下降,呼吸道疾病增加,癌症患者发病率远远高于其他地方。附近居民曾多次找到房山区环保局要求处理,制止运销站的污染行为。该区环保局为此于1999年5月5日和2000年3月16日分别给煤炭公司下达了运销站限期治理通知书,责令其进行整改。而该公司坨里运销站不仅没有治理,反而将原来运煤的直路改为弯路,从居民区中间穿过,使原先居民通行的道路变窄,影响了通行,同时给来往的车辆及行人造成危险。几年来,坨里村居民多次找到有关部门及主管部门要求给予解决,请求运销站停止污染。但均无结果,才诉之法院。 
  2000年初,陈景才等27户居民依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把该案以集团的名义提起诉讼,但房山区法院认为:此案有77人参加,应分别立案审理。可坨里村的居民们认为,该案只有一家被告,且只有一个案由,应该以一个案件审理,然而法院与原告持不同意见,称难以立案。后经律师与法院多次交涉,最终作为27个案件受理。该案受理后,房山区法院以本案未经环境主管机关处理之前就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停止污染侵害不符合法律规定为由,于2000年3月20日裁定驳回起诉,并制作了27份内容基本相同的裁定书。陈景才等人不服该裁定,于2000年3月27日上诉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景才等人在上诉书中指出:第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原告多次向环保部门反映情况但未解决,所以才向法院起诉;第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我国"环境保护法"第41条、"大气污染防治法"第45条、"噪声污染防治法"第61条都明确规定,环境污染纠纷可以不经行政主管部门处理可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第三,原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和不符合"民诉法"的效率与便民原则,将复杂的案件按简易程序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有自审自记的情况,出于不正当的考虑,把符合集团诉讼条件的共同诉讼拆开受理,增加了上诉人的负担。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案应由原审法院进行实体审理,依"民事诉讼法"第154条规定,于2000年10月30日裁定撤销房山区人民法院原民事裁定,并指令房山区法院重新审理。 
  2001年3月22日,房山区法院重新审理了此案。审理中,北京市地方煤炭开发经营公司认为,坨里地区空气质量不好是历史形成的,居民受污染与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该地区是北方煤炭转运站,每天都有大量的煤炭出入坨里火车站,并且此地还有几家水泥厂和水泥储存库、建材仓库,因而其污染责任应由多家负责。 
  在庭审过程中北京市环保局以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其证词为:2000年3月23日该局曾派人到煤炭公司坨里运销站进行监测,其监测结果不超标。 
  对此在庭审过程中,原告当事人及律师对北京市环保局的证词提出了疑义。原告陈景才称:北京市环保局监测站到运销站进行煤尘监测的前一天刚好下过雨,而且下雨后,运销站又连续做了往煤炭堆上遮盖苫布、打扫清理现场等工作;第二天,运销站又将其附近的路面进行了洒水清扫等,故认为其监测不准确。 
  在庭审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原告受污染侵害的事实部分没有太大的争议,但被告方认为:原告所受的环境噪声、煤尘污染不是他们造成的,故不存在停止污染的问题。而针对这一问题,原告方律师认为:原告的住房与被告的作业场所系相邻的两个不动产,双方作为各自不动产的使用者,有权使用自己的不动产,但不能影响他方对其不动产的正常使用。被告在使用不动产时,完全不顾原告方的权利,违法改建、扩建企业的场所,致使共用的原村道(并非公路),不但丧失了正常的功能,而且成了重要的污染源,被告生产场地也产生大量的煤尘与噪声,从而导致原告根本无法在其住房进行正常的居住。同时,被告违反我国"环境保护法"造成的环境污染是明显的。首先,我国"环境保护法"规定,从事对环境有影响的改建、扩建和技术改造项目时,必须执行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批制度和防污设施的"三同时"制度,而被告从1988年建站到1991年扩建,再到1999年改变道路走向,从没有进行过环境影响评价,也没有建设过任何防污措施。即使在2000年本案起诉后,被告所采取的防污措施也十分简陋,根本不能防治污染。其次由于该企业没有依法对其生产活动可能对周围环境所造成的影响进行评估,把该站建在了一个根本不适宜从事相应规模的煤炭加工运销活动的地方,从而导致了污染的发生,对此,被告应当负全责。在谈到被告方不承认其污染是他们造成的,原告方律师指出,依据《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意见》第74条的规定,本案应适用举证倒置的规则。在庭审中被告未能举出没有对原告造成污染的充分证据,依该规定只能认定污染是由被告造成的。 
  被告为了辩驳原告方指责该运销站从改、扩建至今未办环境影响报告书、未进行"三同时"一事时,则举证房山区环保局曾于1999年5月5日、2000年3月16日对其下达了"限期治理通知书",称其处罚行为是对其工程的默认。然而,房山区环保局执法队负责人当庭作证,称在下达"限期治理通知书"时,确实没有对该运销站的改、扩建工程是否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价进行深入了解,只因为发现该站有污染,才责令其限期整改。 
  原告方律师针对被告方的这一举证指出,这一证据不仅未能说明被告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价,反而进一步证明他造成了严重的污染。 
  本案目前仍在法院审理中,其结果如何,人们拭目以待。 
本报记者 刘绍仁    
(HX)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