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点击获取验证码
要为环保打官司
发布作者: 倪栋    发布时间:2000-12-2    浏览次数:1642次   信息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新华纵横》  全国唯一一家民间环境保护团体--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成立两年来,已为上千起环境污染案提供了法律帮助。
忍受十年污染 最终走上法庭
  今年10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撤消房山区人民法院的裁决,要求对陀里煤场环境污染案进行实质性审理。
  张义平(律师):"当时一审我们提出要求他们停止污染。但房山区没有进行实质审理,而要求他们找环保部门解决,如果不行,才能上诉。"
  这是目前,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所有起诉的案子中,唯一一起二审胜诉的案件。
  张义平(律师):"这个裁定我们还是非常满意的。"
  陀里煤场加工销售站,位于北京郊区的陀里镇。这个煤场是1987年建立的。随着煤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对居民区的环境污染也日益严重。
  记者:"这样的拉煤车每天有多少辆?"
  居民:"有成千吨的煤每天从这里过。"
  记者:"这条路有多长?"
  居民:"有30米就到煤场了。来回的车都从这里过,这条路也就4、5米宽吧。"
  记者:"有时晚上也过吗?"
  居民:"晚上也过。"
  记者:"这个楼房是哪的?"
  居民:"是’市煤’建的,现在有很大一部分人不能忍受,已经搬走了。"
  由于运煤车辆每天从这里经过,煤尘、尾气、噪音,使附近居民常年不能开窗户。
  居民甲:"看,这家窗户用塑料布密封着,就是怕煤灰。你看,塑料布上都是煤灰。"
  记者:"这是你的屋子吗?你们夏天怎么过?"
  居民乙:"都是这样,一年要换两次。屋里空气不流通,也没有阳光。就这样,屋子里还是有不少煤灰。"
  记者:"我们可以进去看一看吗?"
  居民乙:"可以。看,这随便一抹都是灰。桌子上也是灰,这里全是。"
  记者:"房子里还有煤灰味。"
  居民乙:"每天我要擦几次,根本不管用。你看,我们把吃的油搁在里屋,这上面也是灰。"
  10年来,当地居民也找过这个煤场和有关部门,要求他们改道,但一直得不到解决。1999年,再也无法忍受的居民自发组织起来,找到了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在他们的帮助下,一纸诉状把北京地方煤炭总公司告上了法院。
  王灿发(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主任):"当时房山区人民法院没有审理,而是要居民找环保局解决。"
  记者:"你们上诉后,他们煤场采取了那些措施?"
  居民:"搞了一些喷洒设备,定时洒水定时清扫。"
  记者:"他们每天都这样吗?"
  居民:每天都这样。"
  记者:"效果怎么样?"
  居民:"现在路更难走了,因为路不平都成了黑水坑,带进家中都是一脚泥。"
  记者:"这个帆布是怎么回事?"
  居民:"这是一审后他们为了掩饰给环保部门看的,根本起不了作用。"
  顺着这条公路,记者来到了煤场办公室,刚一进场门,就冲出一个满身酒气的人拦住了去路。
  记者:"你们领导在吗?"
  工作人员:"领导批准后再来,商业机密,过几天。今天星期几?星期一再来。你不要照,如果明天我砸了饭碗我就找你。"
污染受害有人帮
  由于一审没有解决实际问题,于是,受害居民又找到了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
  居民:"由于我们对国家法律也不全懂,在不懂的情况下我买了本环境保护方面的书,最后我们还是找到王教授开办的法律帮助中心。"
  王灿发(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主任):"我们看这个案子很典型,认为可以上法院起诉。帮他聘请了律师,由我们中心给他垫付了律师费,进行起诉。一审没有公正判决,裁定驳回起诉,后来我们又聘请了律师,上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二审。"
  今年3月27日,北京市房山区陀里镇的受害居民,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再次要求煤场停止污染侵害。
  张义平(律师):"10月30日,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终于出来了,指令房山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实质的审理。从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态度看,我们对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结果,还是充满信心的。"
  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成立于1998年10月,是经中国政法大学批准,司法部备案的民间环境保护团体。
  王灿发:"在这工作的都是一些热心环境保护的环境专家和法律专家,这些人都是作为中心的志愿者来工作的。"
  志愿者:"我是北大环境法研究生,我主要是协助王老师接污染者帮助热线,在这里值班,对一些城市居民打来的咨询电话进行解答。"
"小土豆"味太大
  从2楼的阳台往外看,这家酒店的厨房离6号楼也就几米远。一打开窗户,就能闻到一股油烟味。
  居民:"我住在6号楼已经10来年了,自从今年6月’小土豆’开业以来,它的噪音污染让我们昼夜睡不着觉。为防止噪音污染,我们加了双层窗户。除了噪音污染,现在油烟又呛得我呼吸困难。"
  居民(13层):"我整天不敢开窗户,味熏死人,什么味都有,他们炒的什么菜都能说出来。"
  今年6月份开始,这里的居民就自发组织起来,在居委会的帮助下,和这家酒店的负责人进行了接触。
  彭岩(北京市朝阳区安惠里小区居委会副主任):"光我们居委会就先后和酒店接触了10多次,他们敷衍了事。当行政管理部门的人一走,就不把群众放在眼里了,居民意见很大。因为这楼的居民有150到160户人,居民自发起来签了名。......这大概有170户,全是这一个楼的居民,实际上受污染的还有5号楼和7号楼。"
  经过有关部门的调解,这家酒店也做了一些改进工作,但并不令居民满意。
  记者:"你们经理在吗?"
  保安:"你们有什么事?"
  记者:"这里居民反映你们酒店对他们有污染,我们要采访你们经理。"
  保安:"经理不在。"
  记者:"那么你们谁负责?"
  保安:"负责人病了。"
  由于得不到满意的解决,这个小区的居民和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取得了联系,准备透过司法途径解决这件事。
  居民:"我们希望上面出面协调这件事,如果不行我们只有打官司了。这是他们逼的我们走这一步。"
  居民:"我们8月10 几号,找到了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我找到了许老师,还有王教授。结果他们给我们寄来了有关环境污染方面的材料。"
  许可祝:"当时孟大爷来访是我接待的,反映的是他们小区有油烟、噪音污染,我们告诉他这个问题可以找当地环保部门进行检测,如果要透过司法途径来解决,我们可以提供帮助。"
  这个帮助中心最初只做一些环境保护法方面的研究和服务工作,但随着环保案件的不断增多,又有许多受害群众要求司法帮助,促使他们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的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中心成立后,第一件事就是开通了法律帮助热线。"
  志愿者:"我们是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热线,您有什么事吗?"
市民:"我们是甘家口31号楼,搬来2年多了,可楼前的垃圾一直没人管。......"
  王灿发:"我们的热线电话是1999年11月开通的,热线不断。第一天就接了40多个电话。说明社会对这方面法律帮助的需求是很强烈的。截止今天我们接到热线电话有1092个,来访人次有170多人次。"
  另外还有一些受害群众透过书信,或直接把他们受污染的情况制成录像带、光盘寄来的。
  许可祝:"我们中心除了接听日常电话外,还有大量的群众来信,有20多个省市的。有的寄来了光盘、录像磁带,反映他们受污染的状况,信写的详细充实。"
  记者:"这些信件你们是怎样处理的?"
  许可祝:"我们每一封都给予答复,有的告诉他找哪些部门解决哪些问题,有的走司法途径的,我们还可以为他聘请律师。"
  从帮助中心接到的热线电话和来信看,80~90%是反映城市环境污染的。目前,城市环境污染的影响面不仅越来越大,种类也越来越多。
  王灿发:"一是锅炉房污染,二是噪音污染,三是油烟粉尘污染,还有光线污染。"
  这个帮助中心除了为受害群众聘请律师外,对一些打不起官司,并具有典型意义的环保案件,还何以为他们垫付诉讼费。前不久,他们就为北京市房山区陀里镇一起环境污染案垫付了律师费。
环保官司太难打
  据了解,目前在国家环保局登记的投诉案件有15万起,而真正走上法院的不超过1000件。
  张义平(律师):"从我接手的案子看胜诉基本为零,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一审胜诉,二审一直拖。"
  记者:"你周围打环保官司的人多吗?"
  张义平:"不多,一是环保官司难打、不好打。因为老是打不赢,心态也不好。二是打环保官司不挣钱。"
  记者:"造成环保官司难打的原因是什么?"
  张义平:"第一是法院在处理环保案子时,严格执法的意识不够。第二个是环保的案子本身有很多难点,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取证困难。第三是环境保护法不完善,没有针对环境诉讼的特点,律师感到无法可依。"
  目前我国环境保护法规还很多,像《大气污染法》、《水污染法》有几十部,可是这些法规由于行政手段多,民事手段少,往往使法官判案难,律师打官司难。
  另外根据《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取证的原则,环保案件往往取证比较困难。
  王灿发:"因为环保检测需要特殊的仪器,而受害者往往是一些普通百姓,缺乏专业知识根本无法取证,因此环保案子取证很困难。"
  目前,北京"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已有11件案子走上了法院,但无一例胜诉,有的案子法院干脆不受理。尽管官司难打,但透过诉讼这种途径,提高了公民的环保意识,他们认为官司即使打输了也值得。(完)
(HX01)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