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点击获取验证码
环境诉讼有多难?
发布作者: 龙周园    发布时间:2011-2-24    浏览次数:3016次   信息来源:财新记者

环境法专家王灿发认为,从收集证据、起诉到审理、胜诉,中国环境污染诉讼都很难
  财新记者:您在1998年创立了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到现在做环境污染诉讼有十年多了,那您觉得在环境司法审判的各个环节有哪些困难?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环境诉讼难,主要表现在这几个方面。一个是收集证据难,因为这些环境污染,有没有污染,是什么样的污染物污染的,然后受害和损害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这都需要科学技术的手段来收集证据。你比如像污染物,我们可能只知道我们闻到一种气味的时候会难受,但是我们不知道空气当中到底有什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又没有技术手段去收集这样的证据,那么就成了收集证据难。那么你打官司的时候,没有污染的证据,就很难为法院所接受。
  财新记者:您刚才说的是收集证据难,那为什么目前中国没有独立、第三方的环境污染鉴定机构?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现在呢,咱们的环境监测机构一般都属于环保部门的环境检测网,就是各级环保部门都有他们的检测机构。但是它那个检测主要是为行政服务的,不是为污染受害者服务的。当然他们也有一个规定,就是可以接受居民和社会的委托,但好多时候它不接受。再一个接受了以后,它一看污染很重,它就不提供了,因为这些检测机构在提供检测报告的时候都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往外提供报告的时候必须经过领导的批准。一看污染严重了,领导就不批准往外打了。
  财新记者:那就还是有一个政府的无形之手在控制着。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对,它作为行政机构下面的事业单位来做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为老百姓打官司来提供证据,所以现在我们正在v推动建立中介的机构,由社会来建立环境损害的鉴定评估机构,这样能够好一些。第二个是起诉难,就是除了没有证据你起诉难以外,再一个,你起诉到法院以后,往往环境案子涉及面很大,一起诉就好几百人、上千人起诉。甚至有的时候,我们接的一个案子8000多人要起诉,这样法院往往要考虑一下,我受理之后能不能解决这么大的事件,所以往往就不想接受。
  另外,对于像公害病的诉讼,也就是因为环境污染而导致了受害人得病的案件,这样的起诉也很难为法院所接受。因为他们接受以后就成为一个公开的案件来报道,一报道那个地方说多少多少人因污染得病了,然后法院如果做出一个判决来,确实是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这也不愿意受理。比如甘肃辉县铅污染的案件,我们就帮当事人起诉,现在都起诉了两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接到受理的通知,所以起诉也是非常难的。
  第三个困难是起诉了以后,审理难。法院在接受案子后,往往好几年不审理。像我们原来平南的案子,接受案子以后两三年才开庭。然后有的案子甚至好几年不开庭,比如像我们做的贵州兴义的柑橘的案子,400多户农民告,接了三四年以后才开庭,开庭后又一两年后才判决。
  财新记者:就是每一个环节都很难。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对,每一个环节都拖很长的时间。所以那个官司打了八年,现在那个案子现在又出现了更蹊跷的事,我想让媒体到时候去采访。就是到最后,那个案子又给撤销了。所以打了八年官司最后又没了,这样对农民权利的维护有很大的损伤。这都是审理难。再一个审理了以后,受害者要得到一个胜诉的判决,也是非常困难的。这种判决往往一个是因为受害者人数比较多,人数多后,要判决胜诉后,要不然工厂就要赔很多的钱。
  财新记者:就因为影响很大,所以迟迟不愿意判决。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对,再一个呢,判决有可能要关闭工厂。因为判决一查确实有污染,而且治理也很难,这样将会对当地的经济、税收或者就业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的法院要权衡各种因素,才能做出一个判决。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很难来让受害者胜诉的。我们就曾经有一个案子,他们法院说,这些事实我都查清了,应当判受害者胜诉。但是呢,由于这个受害者胜诉后,还有几十户渔民在那儿等着要起诉,那我们能不能胜诉,他们要向当地的政府请示说要不要判决。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要取得一个胜诉的判决也是非常难的。所以我们得到胜诉判决的案件大概只占我们诉讼的三分之一左右。
  财新记者:我们看到2010年紫金矿业汀江污染事件中,也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政府有利益关联)。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紫金因为是一个比较大的矿业公司,它的利润和税收对当地都是特别重要的,这个可能受到的影响会更大一些。你想想,为什么一个企业污染以后,政府全给它包下来,说你们这些渔民不是受害了吗,政府来给你补偿。
  财新记者:是件很诡异的事情。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对呀,按理讲应该是由企业去做的,全都-由政府在出头,来平息这些事情,这是不正常的。这样就把公众的意见全对诸政府了,而应该是老百姓跟这些污染的企业交涉,政府从中调解和协调,这样不会把矛盾集中到政府那儿去。所以现在为什么老百姓老对一些地方政府有意见,就在于政府的位置没站对。
  财新记者:您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未来想重点做人受到污染伤害的案件。为什么强调这类案件?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实际上,要让我们国家上上下下都重视环境保护,对于公害病的诉讼,也就是由于污染导致人体健康损害的案件,法院应该积极地受理。我们看到日本在70年代,审理了四大公害案件,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大家一看原来是可以对人体造成这么大的危害,那么在社会上形成影响后,上上下下才开始重视环境保护。所以日本经过二三十年的时间,环境就变得比原来好多了。
  财新记者:它产生的社会效应更大。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对,它比这种由于财产受害的案件影响更大,更能引起人们对环境保护的重视,而现在我们很多因为污染而得病、受害的案件比如像铅污染,镉污染,还有癌症村的案件,法院基本上都没有受理。没有受理,就难以引起社会的重视。所以如果有这样的案件,能够被法院受理,而且做出判决,把这种受害的情况公之于众,就能引起上上下下的重视,包括领导层的重视,这样我们的环境保护可能能够推动得快一些。现在我们很多事情由于没有受理,就被掩盖了。

视频链接:http://video.caing.com/2011-02-17/100226323.html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