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维权文献
←点击获取验证码
维权文献
论文名称   村民状告某生化公司水污染案
论文作者   宋万忠
文件格式   
下载次数   2次
点击下载   
论文简介  

案情简介:
    重庆市某生化公司位于梅江河上游,是一家利用黄姜生产皂素的企业。生化公司的产品系生物化学制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有毒物质会对周围的生态环境产生严重危害。生化公司的污水排放到梅江河中,致使梅江河水受到严重污染。梅江河是长江上游的支流,是河流沿岸村民生产和生活的唯一水源。由于梅江河受到污染,下游的鱼虾绝迹,用河水灌溉的农作物严重减产,被污染的河水渗透到村民饮用水,机压井中,造成饮用水源被污染,一些村民患上皮肤病,村民生活用水受到严重影响。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恶臭气体和噪声,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正常休息,致使村民的身体健康和精神遭受严重损害。此外,生化公司在未取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把村集体所有的3.5亩耕地作为其污水蓄水池。
    2002年3月,污染受害村民在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帮助下,向重庆市壁山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审理认为,生化公司在生产皂素过程中,向环境排放未治理达标废水,其中大部分排入梅江河中,直接造成了梅江河水体污染,同时产生的噪声对周边环境也造成不同程度的污染。于是法院判定生化公司停止侵害、排除危害、恢复原状,并赔偿部分村民粮食减产损失及部分村民的医疗费。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

法律分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水污染,同时伴随着一定的噪声和恶臭气体污染的案件。村民经过行政途径未能解决污染及赔偿问题,从而选择了向法院起诉的司法途径,最终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本案值得关注的问题有两点:
    (一)生化公司是否向梅江河排放废水
    在法院审理过程中,生化公司辩称:生化公司的废气、废渣、废水处理设施均经环保部门验收合格投入使用,且在生产过程中其生产用水是闭路循环,实现了水污染物的零排放,不会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经查,生化公司私自扩大规模,将大部分未治理达标的废水,通过暗排管道,偷排入梅江河中,造成梅江河水污染。可见,有些企业虽然编制了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并获得环境保护部门的批准,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并没有严格按照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所设计的环境保护设施建设污染治理设施,或者环境保护设备,以至实际生产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此案在诉讼过程中发动村民昼夜值班严密监视工厂的废水排放,并向环境保护部门及时举报进行处罚,为法院认定生化公司的排污事实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二)被告对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4条第3项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对原告提出的侵权事实,被告否认的,由被告负责举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条第1款第3项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
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本案涉及三位村民的人身健康损害赔偿问题。由于生化公司不能证明排放到梅江河中的废水与村民患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根据上述“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定,法院判决生化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这类案件中,并非所有的证据都实施“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则,原告也需要承担一部分举证责任,即原告需要提出证据证明被告存在排污行为、自己因污染受到的损失情况。可见,在环境民事诉讼中,“举证责任倒置”规则仅适用于侵害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证明问题上。本案中,生化公司向梅江河排放污水的行为有证据证明,排污行为的存在显而易见;三位村民向法院出示了各自的医疗诊断书及医疗发票,这就是证明损害结果的证据。璧山县人民法院根据法庭审理并认定双方的证据作出了要求生化公司停止侵害、排除危害、恢复原状,并赔偿损失的判决,保护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由此案的判决我们得到的启示是,一方面,地方环境保护监督管理部门应加大对污染企业的环境执法力度,特别是环境影响评价制度的实施,“三同时”制度的实施,严格监督企业是否达标排放等等。另一方面,为污染所害的农民应该向璧山县三桥村的村民一样,拿起法律武器向污染宣战,为自己、为子孙后代保住一片蓝天,一方净土,一池清水。
                                              (案件来源: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援助案件)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